客服热线:
申九资产朱晓亮:穿越牛熊的成长股投资体系

申九资产朱晓亮:穿越牛熊的成长股投资体系

作者:    来源: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9-03 21:33    

伴随着科创板的开闸,整个中国资本市场又迎来了对月博登录中心 首页成长股的关注,过去一段时间成长股表现也非常优异。从经济发展的角度出发,人口红利消失,信贷杠杆在高位,未来经济的发展必然需要通过劳动效率的提高。

我们今天也访谈了一个长期专注于成长股投资的基金经理:申九资产的创始合伙人朱晓亮。认识朱晓亮几乎要追溯到10年前,那时候他还是公募基金的消费品研究员。过去十年,看到朱晓亮一次次的进步,从优秀的研究员变成明星基金经理,再到三年前创立了私募基金申九资产。

过去几年是成长股选手的熊市,但是朱晓亮通过自己稳定的个股挖掘以及一部分的择时对冲,在2016至今,每一年都创造了绝对收益。今天的访谈我们看到,朱晓亮的申九资产有几个独特的地方:

1.长期稳定的成长股挖掘框架,从时代背景出发,最终落实到财务数据检验。


2.公奔私后,加入的择时对冲,保护头寸的同时平滑成长股天生的波动性。


3.价值观一致的投资文化和理念,大幅提高了内部沟通的效率,最大化发挥每一个人的能力。


成长股熊市获得绝对收益


1. 朱昂:在公募基金的时候,你就是一个成长股风格鲜明的基金经理,但是三年前你创立申九资产的时候,成长股风格就一路向下,你依然每年都能取得正收益,这是怎么做到的?

朱晓亮:我过去的投资风格很鲜明,就是自下而上寻找一些成长性比较好的公司,在未来我会依然延续这种风格,不会发生改变。我们这种投资风格的基金经理,在2013到2015年表现比较好,年化能做到30%-40%,甚至更高收益。但是大部分人在2016到2018年表现比较差。

我们发现宏观经济周期的波动,会对A股市场投资风格的变化带来影响,从而导致市场风格的周期性特征。从盈利的角度出发,有两个重要的影响因素:盈利的弹性和盈利的确定性。在2013到2015年的时候,由于宏观经济的流动性比较好,市场会给盈利的弹性更多溢价。许多人在2013到2015年业绩比较好的时候,会惯性的认为去追求盈利弹性比较大的成长股,是整个投资体系里面最重要的一点。

但是2016到2018年整个流动性环境变差之后,经济的增速和流动性都是不断往下的悲剧,这时候市场给成长的确定性溢价更多,导致整个市场风格转向价值。

我们说的成长跟价值,其实不应该是对立的。一个是对成长增速的溢价,另一个是对成长确定性的溢价,这是两种风格里面最核心的部分。许多成长股选手在过去三年做不好,也是因为愿意为成长增速支付溢价,但是确定性并不大,选股标准没有那么严苛,导致投资上出现了问题。

这是第一个问题,从宏观经济的角度看市场投资风格为什么会发生变化,以及过去几年成功的成长股选手为什么这几年业绩就不太好。那么第二个问题,从原来的公募相对收益到今天私募追求绝对收益,我们应该如何调整。

从我出来创立私募以后,市场过去几年向下的波动其实是比较大。比如2016年初出现了熔断,2018年出现了基本上一整年的下跌。这种向下波动对于相对收益投资者可能还好,我通过选股能跑赢市场,但是对于我们这种新成立的绝对收益选手,肯定是不能承受的。

为了平滑业绩的波动性,我们加入了对冲,产品特征更加接近于海外的对冲基金。一方面,我们希望长期持有比较看好的公司,但同时在市场环境比较恶劣的情况下,通过股指期货对冲保持中性头寸。这时候通过选股获得的超额收益,就变成了我们的绝对收益。

从结果来看,虽然2016到2018年并不太适合成长股投资者,但是我们的持有人体验是不差的,每年都有正收益。特别是2018年市场大跌,我们也取得了正收益。三年下来的年化收益率也在15%左右。

这个成绩是在市场风格并不太适合我们投资风格的背景下取得的。

2. 朱昂:你在不改变自己投资风格的情况下,通过对冲工具在过去三年都取得了比较好的正收益,而且如同你自己说的,你会长期坚持自己的成长股风格?

朱晓亮:投资风格是基于你在这种投资方法下,能否长期稳定取得超额收益,如果投资风格变来变去,最终很难真正取得稳定的超额收益。我们的收益率相对于中证500这种偏成长的指数,长期有很稳定的超额收益,每年大概能跑赢20%左右。

在投资框架和风格上,我会持续打造申九资产在成长股投资的能力,我们的投资风格无论是过去、现在、还是未来,都是很稳定的。但是根据我们绝对收益的投资目标,我们会选择是否暴露市场层面的风险。我们希望完全将投资收益转换成投资者收益。

大部分持有人是没有能力做择时的,最后如果你产品波动很大,客户可能会做错择时,并没有享受到应有的收益。我们希望产品的净值曲线是稳定向上的,在市场有重大风险的时候,我们的回撤很小,甚至几乎没有。从而确保产品收益和持有人收益匹配。

我们在2018年熊市的时候,也取得了正收益。2019年我们的收益率虽然不如一些公募基金,但也提供了20%以上的正收益。关键是,用户的体验是比较好的。相反,如果一个产品波动很大,在2018年亏了20%,到了2019年又赚了50%,期间的上上下下持有人可能比较难拿住。


三大维度挖掘成长股


3. 朱昂:作为依然在坚持的成长股旗手,能否说说你如何寻找成长股的?

朱晓亮:我们整个投资团队的选股风格都是比较鲜明的,包括近期加盟的欧阳沁春和李丽,都是长期专注于成长股投资。我个人会专注在消费品多一些,欧阳会专注于TMT和医药多一些。从中长期来看,我们系选择成长性比较好,和经济波动的关联度比较弱,有独特商业模式,持续性比较强,并且有时代背景的成长股。

从选股角度出发,我们的体系包括两个部分:主观判断和客观检验。

主观判断分为三个维度:时代的背景、良好的商业模式和优秀的管理层。首先,我们希望找到具有时代特征的伟大公司作为我们的基础仓位。这个公司最好能和这个时代的主要矛盾相结合。在这里面,我们会去定义这个时代的主要矛盾是什么,然后找到能解决这个问题的公司。历史上看,许多大牛股都有时代的背景。相反,有些非常优秀的企业,但并不带有时代的背景,这种公司我们历史上就投的比较少。



4. 朱昂:你提到找到具有时代特征的伟大公司,但是如何去正确定义这个时代的主要矛盾呢?我们很多时候看后视镜很清楚,但是要预判未来很难?

朱晓亮:这需要你通过持续的研究和跟踪,找到一个长期的投资主题。投资主题和主题投资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投资方式。

主题投资更多是一种短期驱动式的投资方式,比如有一个政策利好、或者大家的投资偏好出现变化,来推动市场短期的变化。

投资主题是指长期的东西,持续的周期会比较长。比如十年我们的投资主题仅仅发生一次变化。从最早的城镇化和消费升级,在2013年转向了社会效率的提高。当时整个中国经济增速向下,互联网开始起来,我们看到了科技对于社会效率的提升。

当时代脉搏出现变化时,往往是很长期,偏慢的过程,通过持续研究和跟踪是能够看到的。其实短期的变化很难把握,长期的变化是比较清晰的。

这个阶段我们认为的时代背景是,寻找对于社会效率提升比较强的行业和资产,以及消费品模式出现的新变化。过去消费品是渠道为王,今天变成了产品为王。

我们成长股的投资阶段也很鲜明。成长股大致分为四个阶段:1)行业前景比较好,但是竞争格局和商业模式不太清晰,类似于一级市场的投资阶段;2)商业模式已经比较成型,但是竞争格局还没有特别的确定;3)商业模式和竞争格局都比较确定了;4)竞争格局完全确定了,行业进入了稳定发展阶段,几个主要公司的市场份额都比较集中,开始受宏观周期和行业因素影响。

我们希望的是在第二和第三个阶段去投这些企业。第一个阶段太早期了,第四个阶段偏向价值属性了。

5. 朱昂:那能否再说说你们是怎么看商业模式的?

朱晓亮:大部分投资做得好的人,对于商业模式的理解都很深刻。我们看一个优秀的企业,往往在商业模式上有很强的壁垒,而且模式天生就有很强的稳定性。比如5G产业链中,我们会偏向去投一些软件类企业,硬件设备类的我们很少去投。从商业模式出发,硬件设备类的企业往往是脉冲式的,难以构建强大的护城河。这种公司往往一笔研发投在一个产品,到了下一代产品,还要继续投入大量资本开支。我们看到华为这种硬件起家的公司,其实非常少,能将研发技术不断积累起来。而软件类的企业,往往在用户层面就很稳定。

我们最喜欢的是商业模式爆发性和稳定性都很强的公司。在某个点上爆发力很强,但是这个爆发力过去之后,它又能站在上面这个台阶,不会掉下来。这种公司兼具爆发力和稳定性,是我们最偏好的。

6. 朱昂:那再说说你如何判断管理层?

朱晓亮:对于人的判断是非常重要,也是很不容易的,我们从三个维度来判断。

第一,管理层的战略能力。这个管理层对于行业的理解是否超越了基金经理和研究员的认知。这个通过调研和沟通能感知出来。

第二,管理者的执行力。管理层之前和你沟通的战略思维,有没有很好的进行执行。这个也可以通过持续跟踪来感知。有些公司是一个人兼具战略能力和执行力,有些公司是董事长和总经理各司其职。战略能力和执行力都很强,又处于这个时代核心矛盾的公司,是比较容易成功的。

第三,管理层持续的学习能力。这一点非常难,很多企业做大以后会过于自信,往往跟不上时代的变化。我们看每一次时代发生大的变化,就会有公司掉队。比如电商刚出来的时候,传统零售巨头并没有很重视,就被后来者超越了。管理层需要不断思考和进步,才能跨越时代。

财务数据进行客观验证

7. 朱昂:时代的主要矛盾、商业模式的爆发力和稳定性、以及管理层的能力是你看一家企业主观判断的核心,那么你如何做客观检验呢?

朱晓亮:投资是比较客观的事情,我们需要客观数据来检验自己的主观判断。我们的客观检验主要来自公司财报,对于财务数据的深度研究往往能看到一个公司相对真实的样子。

历史上看,我往往能够比较早发现持仓公司的问题,并且在一个较早的时间点卖掉。这几年许多成长股业绩都出现问题,但我们没有踩雷的公司,就是因为我们对于公司财报的研究很多。

大部分暴雷、财务做假的公司主要是三种方式,其实都可以从财报中发现:1)通过应收账款来确定收入,但是公司的现金流很差,应收账款不断增加;2)把一些残次品放到存货里面,公司的收入和毛利很高,但是库存增长很多。现金流和利润是背离的。这类公司电子行业比较多;3)通过关联企业虚增收入和现金流,这种持续的时间比较短,很难有公司能持续向母公司输送。

本质上来说,你要看公司的资产负债表,从中都能发现问题。



举个例子,历史上我曾经研究过一个做手机渠道的公司,当年商业模式和苏宁类似。但是仔细看苏宁是能够向经销商占款来发展自己的,说明公司的议价能力很强。而这家公司是自己垫钱去给上下游发展的,定价权很低。其


当时有一个细节,苏宁的应付票据是供应商贴息的,我把票据给你,你要去银行拿钱的话,是你自己去贴那个息。但是这家公司是它贴息的。这个细节体现了两种完全不同的定价能力。最终这家公司在2008年资金链收紧后,果然发展遇到了问题。

历史上看,许多公司出现问题的时候,财报中都能发现。而且A股由于个人投资者比较多,对一些基本面变化的反应会滞后。所以我们这种基本面驱动的机构投资者,还是有一定优势的。

这也是为什么历史上看,虽然成长股投资成功的概率会比价值股投资低一些,但是从结果来看,我们产品净值的波动是比较小的。


择时对冲保护头寸


8. 朱昂:说完了选股的体系,能否再说说你们是怎么做对冲来保护仓位,平滑波动的?

朱晓亮:作为一个私募基金来说,我们需要解决两个问题。第一,如何找到好公司来持有。第二,如何去保护这些仓位。我们前面讲了如何找到好公司,那现在我说说如何保护仓位。

这一点是从公募基金到私募基金最大的变化。私募基金对于波动的容忍度低很多,而且是以绝对收益为目标。但是从投资的本质上,我们不应该在市场下跌的时候为了降低波动,卖掉股票。相反,这时候应该是买入优质企业的好机会。

这就是我们放入择时对冲的原因,由于股指期货的基差,我们的对冲仓位不是一直持有的。我们会对空头保护进行择时,当然择时的频率很低。择时对冲也分几个部分。

首先,巴菲特说市场恐惧时买入,市场贪婪的时候卖出。那么到底什么时候是恐惧,什么时候是贪婪呢?我们构建了一个量化指标,来监测市场上的股票到底处于上涨、持平还是下跌趋势。当市场95%的股票都处于上涨时,往往是热度很高,也就是市场在贪婪的时刻。相反,当市场上超过95%的股票处于下跌趋势,说明是市场在恐惧的时刻。这个指标在情绪极度恐惧和贪婪中,很有效,能帮助你在重大时间点做决策。

其次,我们观察流动性和基本面的指标。流动性方面,我们比较喜欢看M2、社会融资和名义GDP的差。这个指标反映了金融体系的流动性状况,对成长股投资风格关联度很高。我们看到2013到2015年,这个数据是向上的。到了2016年,这个指标扁平,然后在2017到2018年转负。进入2019年,这个指标又开始转正,说明有利于成长股投资风格。

另一个基本面指标是PPI,这是一个价格指标,能反映整个经济体中偏中上游企业的基本面变化。我们看到从2016年中的时候,这个指标开始从回升,到了2018年9月的时候又回到了0附近,今年开始跌破0。这个指标和价值股投资风格关联度比较高。

9. 朱昂:前面你提到了择时对冲,也就是说并不一直持有空头仓位,为什么不选择长期持有股指期货空头仓位,通过选股来提供稳定的超额收益给客户呢?

朱晓亮:我们的目标是,给客户争取尽量高的收益,主动承担一些风险,并且通过择时对冲去平衡成长股天生的向下波动性,而不是完全没有波动。单纯的Alpha收益其实并不大,目前阶段对于客户的吸引力也不足够。而且,对冲也是有成本的,我们虽然能每年相对中证500取得20%左右的超额收益,但是长期持有中证500股指期货空头,一年也有12%到16%的成本。

而且股票市场长期来看,市场Beta提供的收益率是不错的。你看美国市场过去几年,Beta的收益率已经远远超过对冲基金Alpha的收益了。如果把这个Beta全部对冲掉,长期来看牺牲了正Beta去获得Alpha,从追求收益的角度出发是有矛盾的。

我们希望给客户提供Beta+Alpha的收益。在成长股风格不利的情况下,我们能提供稳定的绝对收益。在成长股风格有利的情况下,我们能提供较高的绝对收益。



统一的价值观是团队核心


10. 朱昂:长期来看,你们的愿景和目标是什么?

朱晓亮:这个阶段我们并没有考虑太多长期愿景的事情。过去几年我们一直按照自己内心的兴趣,去寻找一批好公司,并且和这批公司一起成长。长期看,我们依然希望能按照自己擅长的投资方法和兴趣,进行可持续的发展。

对于客户来说,我们尽量提供业绩长期可复制,可持续,投资风格鲜明的产品。并且,客户购买我们产品的体验是比较好的。

对于公司团队来说,我们非常看重大家的价值观。公司的合伙人都是价值观一致的人,这样内部的沟通效率才足够高。投资风格也都是偏向成长股的,团队基于自己的竞争优势,侧重于不同行业的研究。

我们虽然公司不大,但是投入了比较多的资源在IT系统。希望未来能发展成一个有科技属性,效率比较高的资产管理公司,提高我们的内部管理效率。公司整体文化是比较简单,让每个人去发挥自己擅长的地方。




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:点拾投资


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:   

在线客服 :    服务热线:     电子邮箱:

公司地址:

月博登录中心, 月博登录中心 首页 ...

Copyright © 2018 月博登录中心月博登录中心-月博登录中心 首页 All Rights Reserved   
备案号: